万搏 体育赛事-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?6万宋军仅用66天将后蜀收入囊中

万搏 体育赛事-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?6万宋军仅用66天将后蜀收入囊中
原创 团队特邀作者 朝文社作者|我方特邀作者九鱼亭
《我们爱历史》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
字数:2427,阅读时间:约7分钟
在先南后北、先易后难的指导思想下,赵匡胤率先平定了荆、湖两地,随即攻灭后蜀的计划映入眼帘。北宋立国时间较短,国家穷啊,而蜀地号称天府之国,那自然是肥的流油,所以后蜀必须攻克,宋朝需要蜀地来补充实力和能量。
理论来说,赵匡胤应该像后周世宗柴荣一般,御驾亲征,你说赵匡胤想过亲自出马吗?必定是想过,但他得国不正,柴荣是正式继承的皇位,而赵匡胤是从孤儿寡母手里抢的天下,于是赵匡胤忌惮的东西更多。
如果赵匡胤亲征,一旦北汉和契丹出了问题,而他赵匡胤却困在蜀地无法脱身,那又该如何是好?纵使蜀道再难打,赵匡胤也不敢冒风险去亲征,他必须坐镇开封,派亲信将领出征,这才是最佳方案。
公元964年十一月,赵匡胤分兵两路,派忠武军节度使王全斌为西川行营前军兵马都部署,崔彦进为副手,率三万步骑从凤州道出发,派江宁军节度使刘光义为西川行营前军兵马副都部署,曹彬为副手,从归州道征伐蜀地。
水陆大致六万宋军,就这样开赴了战场,等待他们的将是剑门关等绝地天险,那么宋军能不能马到成功呢?
一、王昭远夸下海口,后蜀准备应战
在宋军出兵之前,赵匡胤已经为后蜀皇帝孟昶准备好了行宫,就在汴水边上,各种吃穿住用一应俱全,足足有五百间房子,后蜀一旦被攻破,孟昶便可以拎包入住。
面对强大的宋军,孟昶派出王昭远、赵彦韬等将领,其中最具个性的就是这位王昭远同学。王昭远是孟昶的发小,深受孟昶信任,早年可能读过一些兵书,以诸葛亮自居,临行之时,王昭远夸下海口:“吾之是行,何止克敌,当领此二三万雕面恶少兒,取中原如反掌尔!”
阻敌于国门之外,这是手到擒来,而且我们还要夺取中原,这就是王昭远的想法,不过很快王昭远会连哭都哭不出来。
此次宋军派出的最强的战力,不仅是精兵强将,而且经过赵匡胤整合挑选,十二月,王全斌攻克乾渠渡、万仞燕,之后攻克兴州,击败七千蜀军,最重要的是宋军缴获四十万斛军粮。不论结果如何,最起码当时的宋军是不缺粮食的,可以跟后蜀人慢慢玩。
接着王全斌攻克二十多所军寨,先锋史延德攻到三泉,击败数万蜀军,宋军一路高歌猛进,蜀兵几乎一触即溃。由此可见蜀兵和宋军的战力相差太大,五代时期,别看北方打得一团乱麻,而蜀地由于天险阻隔,几乎是另一个世界,百姓、士兵的心态千差万别,一个是安于富贵,一个是穷凶极恶。
某种程度上说,蜀军根本不是宋军的对手。直到宋军遇到的栈道,为了阻止宋军进攻,后蜀已经毁掉了栈道,于是王全斌和崔彦进分兵两路,王全斌从罗川进攻,而崔彦进抓紧时间修补栈道,宋军效率很高,几天之后栈道修好。
崔彦进攻破金山砦、小漫天砦,接着和王全斌在深渡会和。我的王昭远同学终于出场了,自称诸葛亮附体的王昭远依然没有挡住宋军的脚步,而且是三战三败。
王昭远马上率兵回撤,一边跑,一边烧毁桥梁,最终退居剑门关,“速战速决”的王昭远没有羽扇纶巾,如果不是跑得快,可能会成为更大的笑柄。
二、攻灭剑门关
宋军终于到了剑门关之前,蜀军的确没什么战斗力,让宋军吃尽苦头的莫过于翻山越岭,他们可是平原上的兵,却一直在山沟里搞武装大越野。面对雄关剑门关,就连主帅王全斌也有些不知所措,他想将领征求意见。
史料记载“全斌会诸将议曰:剑门天险,古称一夫荷戈,万夫莫前,诸君宜各陈进取之策。”
以全军硬攻剑门关,那自然是不能干的,所以宋军必须再次绕路,按照降兵的说法,在几座大山之外,有个叫做来苏的小路,可以通入蜀川内部,直取剑门关。王全斌派出了先锋史延德,绕路经来苏小路,攻上剑门关。
王昭远见到宋军来袭,几乎没抵抗,再次逃走,宋人就这么占领的剑门关。雄关还是那具雄关,绝地天险天下罕有匹敌,但配上一群一触即溃的蜀军,就算有再坚固的屏障,也无济于事。
三、孟昶尴尬出降
兵败如山倒,面对如狼似虎的宋军,孟昶是一筹莫展,剑门关失陷,到达成都那只是时间问题,如今只一个办法,那就是投降。生于忧患死于安乐,正是由于蜀川长时间处于安定祥和之中,所以不仅没有能打仗的武将,连士兵也没有战斗意志。
孟昶感叹道:“吾与先君以温衣美食养士四十年,一旦临敌,不能为吾东向放一箭,虽欲坚壁,谁与吾守者邪!”
孟昶命宰相李昊写降表,写这东西的确不算啥好事,而李昊却是第二次写,前蜀皇帝王衍投降后唐庄宗之时,就是李昊给写的降表,对此李昊可谓轻车熟路。
你说这事有多尴尬,既然李昊对写这个有经验,那就接着让他写吧。百姓为了讽刺李昊,在其门上贴个纸条,上写:“世修降表李家”,此事可谓是既可悲又可笑。
四、王全斌放纵属下,蜀川大乱
孟昶投降了,蜀地也平定了,大多数军队也投降了,王全斌应是平定蜀地的大功臣,事实上却是正好相反,王全斌的之后的种种不合理举动,让蜀川再次陷入灾难的泥潭。
蜀地的士兵应该是很好管理的,只要有吃有喝,不虐待,应该是不会反叛的。赵匡胤远在开封,只能遥控指挥,他命令将投降的蜀军发配到开封,给些银两,如果不想走的,让王全斌发两月饭钱。
对此,王全斌都没有执行,如果只是没有给投降的蜀兵发粮饷也就算了,作为胜利者,王全斌太得意忘形了,宋军虐待士兵、抢掠百姓的时有发生,宋军中五代的恶习仍没有彻底改变。
叛乱开始发生,王全斌自知不妙,派出都监米光绪去安抚叛军,这位都监不仅没有安抚叛军,还将叛军首领全族屠尽,将其漂亮的女儿收归己有。这下蜀川炸了窝,十七州举起反旗,蜀川再次燃起战火,随即宋军只能用屠杀去解决问题,而且还落下了难以磨灭的仇恨。
赵匡胤得知此事真的想跳脚骂娘,王全斌这家伙坏了他的整个计划,耽误了两年时间,他赵匡胤的仁君形象也被破坏殆尽。赵匡胤真想指着王全斌的鼻子大骂:“这就是你干的好事!?”但赵匡胤还是忍住了,他宽恕了王全斌,只以贬官处罚。
战争就是这么神奇,哪有什么一定之规,完美的胜利几乎是不存在的,不论如何,赵匡胤还是收复了后蜀,仅用六十六天完成了统一的第二步,而王全斌战后的暴行,或是这场战争最大的瑕疵。
参考资料:《新五代史·卷六十四》、《宋史·列传第十四》
往日文章精选:
原标题:《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?六万宋军仅用六十六天将后蜀收入囊中!》
阅读原文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